• <sup id="Fsf7rK"></sup>


      <noscript id="Fsf7rK"></noscript>





      1. <applet id="Fsf7rK"><basefont id="Fsf7rK"></basefont></applet>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白猿杀人案

        来源: 作者:许彤彤

        一、叠连凶案

        蓟州府知府是牛鹏切耙,别看他官不大切耙,可是后台却很硬切耙,他是梁师成的女婿。这天一大早切耙,佘山县便送来了一份加急文牒切耙,打开文牒切耙,牛鹏不由得啊了一声。原来佘山县接连发生了两起血案切耙,可是知县张斌至今也没能找到凶手切耙,侦破此案。张斌写信切耙,是向他求援来了。

        牛鹏委委屈屈地当了半年的蓟州府知府切耙,他总盼着找个机会切耙,能够再升一步。今日真的是想睡觉便飞来了一个枕头切耙,只要他破了佘山县的这两桩血案切耙,飞黄腾达便指日可待!

        牛鹏坐上大轿切耙,领着府衙的捕头鹰眼铁七切耙,直奔佘山县。张斌听说知府大人亲自驾到切耙,早早就来到了十里长亭切耙,迎候知府大人。

        张斌给牛鹏见过礼切耙,牛鹏客气几句后切耙,就开始问案子。张斌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切耙,说:卑职无能切耙,令这两桩案子至今未破可是这两桩案子切耙,真的是太血腥和诡异了!

        第一桩案子发生在佘山脚下的马家窝棚村切耙,死的人是一个猎户。马家窝棚村距离十里长亭不远切耙,鹰眼铁七在一边低声道:两位大人切耙,铁某想去看一下凶案现场!

        张斌安排手下切耙,领着鹰眼铁七先去勘察凶案的现场切耙,他则领着牛鹏切耙,到县衙歇息去了。一个时辰后切耙,勘察凶案现场的鹰眼铁七才回到县衙。

        马家窝棚村那个被害的猎户姓张切耙,张猎户的喉管竟被凶手活生生地咬断了切耙,他家屋内的墙壁上切耙,满是飞溅的鲜血。另外一个被害者是县衙里的赵师爷。赵师爷三天前起夜切耙,后脑被一块飞石击中切耙,他惨死在厕所里后切耙,一张脸竟被凶手抓得稀烂。

        现在正值冬天切耙,张斌为了保留破案线索切耙,这两个人的尸体他并没有叫苦主入殓切耙,而是停放在县衙后面的地窖中。牛鹏为了尽快破案切耙,非要和鹰眼铁七查验尸体去。牛鹏走进地窖切耙,看见殓床上那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切耙,便 哇 地一声切耙, 吐了个翻江倒海。张斌急忙把牛鹏扶出了地窖切耙,牛鹏一边喘气切耙,一边叫道:我一定要揪出这个凶手!半个时辰后切耙,鹰眼铁七才面色凝重地从地窖里走出来。

        牛鹏问鹰眼铁七切耙,是否找到了破案的线索切耙,鹰眼铁七一伸手切耙,只见他的手掌上切耙,赫然有三根白毛。这三根白毛切耙,就是他在死者的身上发现的。

        牛鹏点了点头道:可见这凶手的年纪一定很大!

        鹰眼铁七却连连摇头切耙,说这三根白毛根本就不像是人类的切耙,而是动物身上的长毛。张斌和牛鹏听鹰眼铁七说完切耙,这才恍然大悟切耙,怪不得找不到凶手切耙,原来这凶手竟不是人类!当晚切耙,牛鹏被安排在县衙最好的上房切耙,可是他刚倒到枕头上切耙,眼前便是刘猎户和赵师爷血肉模糊的尸体。牛鹏辗转反侧切耙,一直折腾到了半夜切耙,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牛鹏刚刚睡着切耙,就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了。他披衣下地切耙,打开门一看切耙,竟是鹰眼铁七切耙,牛鹏眉头紧皱切耙,不满地问有什么事。

        鹰眼铁七压低嗓音:大人切耙,跟我来!

        二、恶猿伤人

        牛鹏穿好了衣服切耙,跟在鹰眼铁七的身后切耙,躲避着县衙里巡夜的侍卫切耙,来到了后花园中。

        县衙后花园的假山后切耙,建有三间坚固的青砖房切耙,青砖房的窗户上切耙,还镶着手指粗细的铁棍。牛鹏藏在假山后切耙,伸头往青砖房的方向查看动静。青砖房的阴影中切耙,突然蹿出两个看守切耙,这两个人冲着牛鹏喝道:谁切耙,出来!鹰眼铁七鬼影子一样扑了上去切耙,他飞起双掌啪啪两声切耙,便将这两个看守击昏在地。然后鹰眼铁七伸手一拗切耙,只听咔嚓一声切耙,那门上的铁锁便掉落在地。鹰眼铁七打开房门切耙,还没等走进屋子切耙,就听里面先是哗啦啦的一阵铁链子响切耙,接着便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牛鹏被这声尖叫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鹰眼铁七急忙摸出了火折子切耙,借着火折子的亮光切耙,他终于看清切耙,在青砖房里的石锁上切耙,竟用铁链子锁着一只通体白毛的猿猴。这只猿猴切耙,身高五尺切耙,体态婀娜切耙,如果它不是生着一身的白毛切耙,即便一个红遍京城的舞女切耙,也没有它的体态柔美漂亮。

        这种猿猴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舞姬猿。舞姬猿如果经过训练切耙,可以舞出人世间最为曼妙的舞蹈切耙,实在是千金难求的猿中珍品。

        鹰眼铁七还没等看个仔细切耙,就听青砖房的屋脊上又传来了一声怪叫切耙,一只体形更大的白猿对着鹰眼铁七便飞扑了下来。鹰眼铁七虽然武功高强切耙,擒贼无数切耙,可是他还真的没和凶猿之类的动物交过手。这只白猿是一只雄性的猿猴切耙,它身体灵活切耙,快似闪电切耙,十只钢钩子一样的猴爪切耙,冲着鹰眼铁七便抓了过来。

        这只雄猿双爪乱舞切耙,竟将鹰眼铁七的身上抓出了十几道血口子。鹰眼铁七抽出了护身的铁尺切耙,铁尺翻飞切耙,这才扳回了劣势。呼呼带风的铁尺打得这只雄猿连声怪叫切耙,雄猿见不能取胜切耙,最后尖啼数声切耙,翻墙逃走了。

        县衙里巡夜的侍卫们听到了打斗之声切耙,乱喊着抓贼切耙,一个个直向青砖房的方向飞跑了过来。当张斌来到后花园的时候切耙,牛鹏一脸怒气切耙,他站在青砖房前切耙,手指屋内锁着的白猿切耙,叫道:张斌切耙,你干的好事!

        县衙里豢养的这只舞姬猿切耙,就是那两桩血案的元凶呀!

        张斌听牛鹏讲完切耙, 喃喃地说:这只舞姬猿我养了有半年的时间切耙,它平时都被铁链锁着切耙,怎么可能会溜出来行凶呢?

        牛鹏对鹰眼铁七一摆手切耙,说:铁七切耙,你把案情的经过讲给张斌吧!舞姬猿共分雌雄两种切耙,雌猿善舞切耙,而雄猿极其凶恶。张猎户在打猎的时候切耙,用毒箭暗算了雌猿切耙,将昏迷的雌猿献给了张斌。那雄猿怎肯干休?它在一天半夜时分切耙,嗅着味道切耙,潜进了张猎户住的屋子切耙,雄猿张开生满獠牙的大嘴切耙,对着张猎户的脖子就是一口这就是第一桩命案的经过。

        雌猿被张斌关到了县衙的后院切耙,那只雄猿在一个月前找到了县衙切耙,可是因为县衙防卫森严切耙,它准备营救自己配偶的计划屡屡失败。三天前切耙,雄猿凶性大发切耙,它抡起一块石头砸昏了赵师爷切耙,最后又凶残地抓烂了赵师爷的脸。

        张斌听鹰眼铁七讲完两桩血案的前因后果切耙,后悔得连连跺脚道:这可如何是好?

        牛鹏叹了一口气说道:正所谓不知者不罪切耙,你拿出一笔银子切耙,安抚一下两桩血案的苦主切耙,这只舞姬猿切耙,就由本大人替你处理好了!

        三、终极真相

        牛鹏命鹰眼铁七将舞姬猿装在铁笼子里切耙,然后一行人回到了蓟州府。回到府衙后切耙,鹰眼铁七按照牛鹏的吩咐切耙,取来了一套舞女的衣服切耙,强行给白猿穿上切耙,随着笙管笛箫的伴奏声响起切耙,那只舞姬猿果然开始翩翩起舞。看着舞姬猿曼妙异常的舞姿切耙,牛鹏兴奋得呵呵大笑。

        再过两个月切耙,就是梁师成的寿辰了切耙,牛鹏正愁没有什么像样的寿礼呢切耙,现在有了舞姬猿这个活宝切耙,梁师成一定高兴切耙,只要梁师成满意切耙,他头上的官帽子就能换一个更大的了!

        牛鹏当即叮嘱鹰眼铁七切耙,叫他找来能工巧匠切耙,给舞姬猿订做一张美女的面具切耙,然后派专人每天对舞姬猿严加训练。牛鹏一定要在梁师成的寿诞之日切耙,给老岳父一个惊喜。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这天晚上切耙,那只舞姬猿戴着美女的面具切耙,一只毛足被铁链锁在厅中的石锁上切耙,它正长袖飘飘切耙,衣袂飞扬地给牛鹏献舞呢切耙,就听门外一阵大乱切耙,竟是牛鹏的老婆一路打了进来。

        梁师成是太监出身切耙,自然不会有女儿切耙,可是他为了培养自己的死党和羽翼切耙,竟认了十几个干闺女切耙,牛鹏的老婆桂花就是梁师成非常得宠的干女儿之一。

        牛鹏这些日子忙于训练舞姬猿切耙,冷落了桂花切耙,桂花还以为牛鹏背着她切耙,偷偷在府中养了一个漂亮的舞女切耙,她便连哭带叫切耙,领着丫鬟们兴师问罪来了。

        牛鹏一见撒泼的桂花切耙,他一边作揖切耙,一边连叫姑奶奶饶命。桂花一把揪住了牛鹏的耳朵切耙,叫道:你竟敢背着我弄来一个小妖精切耙,老娘我不活了切耙,我要回京切耙,我要到干爹那里切耙,告你这个负心汉一状!

        牛鹏一边讨饶切耙,一边讲出了实情切耙,桂花一听舞姬猿这三个字切耙,也是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一只猴子会跳舞切耙,那还要舞女做什么?

        牛鹏急忙把桂花让到了旁边的座位上切耙,一边给她敲肩捶背切耙,一边叫她欣赏舞姬猿的舞蹈。那只跳舞的舞姬猿一见牛鹏不再看它跳舞切耙,反而对桂花大献殷勤切耙,不由得醋意大发切耙,它尖叫一声切耙,毛足上拖着两百斤重的石锁切耙,猛地扑向了桂花。

        桂花的一张脸几乎被舞姬猿撕烂切耙,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牛鹏被发疯的舞姬猿吓得连连怪叫道:铁七切耙,赶快把它擒下!鹰眼铁七最后挥动铁尺切耙,将舞姬猿击昏在地切耙,可是桂花因为流血过多切耙,最终也咽气了。

        舞姬猿可以跳舞不假切耙,可是它却极其善妒。牛鹏向桂花大献殷勤切耙,竟然要了桂花的性命。牛鹏看着死状很惨的桂花切耙,真是欲哭无泪。没有办法切耙,他只得修书一封切耙,把事情的前后经过禀明了梁师成。

        梁师成一听自己的干女儿毙命切耙,心疼得他也是一个劲地捶胸顿足。三天之后切耙,他竟然领着一众亲随切耙,骑马来到了蓟州府。牛鹏迎出了六十里切耙,跪倒在地切耙,头也不敢抬切耙,连声请罪。

        梁师成一把拉起了牛鹏切耙,叹了一口气说:这不关你的事切耙,怪只怪桂花命浅福薄呀!

        梁师成来到蓟州府切耙,在桂花的灵柩前匆匆看了一眼切耙,便说:牛鹏切耙,你带我去见一见那只伤人的舞姬猿!

        虽然一个月后是梁师成的寿诞之日切耙,可是当今天子宋钦宗的寿诞还有半个月就要到了。舞姬猿堪称活宝切耙,那是献给天子最合适的寿礼呀!

        牛鹏提心吊胆切耙,他原以为梁师成一定不会轻饶自己切耙,可是他一听梁师成打的小算盘切耙,悬在喉咙眼里的那颗心这才放到了肚子里。鹰眼铁七押着舞姬猿来到了前厅切耙,并当着梁师成的面切耙,将它尖利的爪尖全部剪掉了。梁师成看着舞姬猿蹁跹地跳起了令人惊艳的舞蹈切耙,高兴得端着酒杯切耙,一个劲地喊好!

        舞姬猿的舞蹈跳了一半切耙,就听厅外响起了一声雄猿的尖叫切耙,随即一把沙石打了进来切耙,厅中的灯烛顿时全部熄灭。

        烛光熄灭后切耙,就见两扇窗子被打开切耙,一个白影子嗖地飞了进来。鹰眼铁七抽出铁尺切耙,大声叫道:打!鹰眼铁七手中的铁尺击中那个白影子的时候切耙,他才知道上当切耙,那个白影子切耙,竟是一个白布裹着的稻草人。只听黑暗中的梁师成大吼一声道:该死的刺客切耙,我看你还往哪里逃!

        随着厅中的灯烛被重新点亮切耙,就见梁师成贴身的八名侍卫们手里紧握着一张渔网切耙,渔网已经网中了一只白猿!鹰眼铁七举着灯烛仔细一看那只白猿切耙,不由得啊了一声切耙,这只白猿根本就是个西贝货切耙,伪装成白猿的刺客是知县张斌!

        梁师成老奸巨猾切耙,他听说桂花被舞姬猿抓死切耙,便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切耙,他急忙命令手下去查。经过详查切耙,他才知道切耙,知县张斌竟是原来朝廷吏部尚书张倘的儿子。张倘因为不肯和梁师成同流合污切耙,早在十年前就被梁师成害死了。

        很显然切耙,张斌是用两桩血案为诱饵切耙,将牛鹏吸引到佘山县切耙,牛鹏发现舞姬猿就顺理成章了。舞姬猿被牛鹏带回蓟州府切耙,必然会引起桂花的嫉妒切耙,一旦牛鹏对着桂花大献殷勤切耙,舞姬猿一定会醋意大发切耙,抓死桂花也就是必然的结果。梁师成现在正为天子的寿礼苦恼呢切耙,他听到了舞姬猿的消息切耙,绝对会以奔丧的理由来到蓟州府切耙,将舞姬猿据为己有。

        张斌武功甚高切耙,他那文官的形象完全是伪装的。梁师成来到蓟州府切耙,他就假扮雄猿杀梁师成。谁料想梁师成实在阴险切耙,竟然暗中埋伏下了八名侍卫切耙,用渔网擒住了张斌。

        张斌被梁师成手下的侍卫用牛筋牢牢地绑了起来切耙,张斌仰天长叹道:我死不足惜切耙,只可惜了张猎户和赵师爷呀!张猎户和赵师爷也是恨极了梁师成这个大奸臣切耙,他们为了保证刺杀的计划能够顺利实施切耙,先后自尽。

        梁师成冷笑道:张斌切耙,你很喜欢做白猿吗?那么今晚我就把你的皮剥掉切耙,然后将你穿着的白猿皮切耙,紧贴到你的身上切耙,让舍生取义的你能在下一个转世轮回中切耙,当一回猿类!

        梁师成的侍卫们应了一声切耙,他们拔出锋利的匕首切耙,便要对张斌下手。张斌猛地一张口切耙,一股血箭冲着梁师成的面门便喷了过去。

        张斌竟用牙齿将自己的舌头咬断了切耙,他这一股血箭喷得梁师成满头满脸都是鲜血。梁师成的护卫们害怕张斌还有什么危险的举动切耙,急忙七手八脚将张斌按倒在地上。

        那只跳舞的舞姬猿一看梁师成的头脸突然变红切耙,它狂叫一声切耙,状如疯癫切耙,脚上的铁链子被咔的一下扯断了。舞姬猿猛扑上去切耙,张开大嘴切耙,尖牙对着梁师成的脖子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舞姬猿见到血人切耙,便会撕咬切耙,这才是张斌最终的刺杀计划。张斌总算没有白费心血!

        舞姬猿最后被梁师成的侍卫们杀死切耙,梁师成也被舞姬猿咬成了重伤。梁师成秘密回京后切耙,请了一个月的病假切耙,躲在府中蛰伏养伤。

        众位大臣们借着这个机会切耙,一起上本弹劾梁师成切耙,梁师成重伤在身切耙,想要指挥自己的党羽反击切耙,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面对梁师成贪贿卖官等确凿证据切耙,天子盛怒之下切耙,传了一道圣旨切耙,梁师成被贬为彰化军节度副使切耙,由开封府保护到任。梁师成行到八角镇时切耙,他听着附近山上的猿啼之声切耙,一夜辗转未眠切耙,思前想后切耙,觉得此去彰化必定是凶多吉少切耙,与其被人杀死切耙,还不如自己了断。最后他牙一咬切耙,来了个悬梁自尽切耙,结束了他肮脏奸诈的一生。

        Tags: 一、叠连凶案蓟州府知府是牛鹏 别看他官不大 可是后台却很硬 他是梁师成的女婿。这天一大早 佘山县便送来了一份加急文牒 打开文牒 牛鹏不由得啊了一声。原来佘山县接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zhentan/15962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2. <sup id="Fsf7rK"></sup>


          <noscript id="Fsf7rK"></noscript>





          1. <applet id="Fsf7rK"><basefont id="Fsf7rK"></basefont></appl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