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OrBqmp"></article>

  1. <figcaption id="OrBqmp"></figcaption>
  2. <h6 id="OrBqmp"></h6>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 

      溥仪新婚洞房夜揭秘

      来源: 作者:刘敏春

      往事导语:溥仪羡慕西方生活方式矫埃,趁着大婚的机会矫埃,不久前特意托请上海亨达利钟表店的德国老板矫埃,向国外购置一套水晶家具陈设在养心殿他的单身卧室内。新婚第一夜矫埃,溥仪觉得还是回来欣赏这套水晶家具更舒适些。
      婉容美丽的面庞第一次出现在溥仪面前时矫埃,曾经引起他的好奇矫埃,却未能产生强烈地吸引他的力量。从揭开盖头起矫埃,婉容的婚后生活就开始了。照满族风俗矫埃,皇帝和皇后在洞房中还要完成一系列礼节。记者报道了这一过程:福晋等……请帝坐居龙凤喜床上左面矫埃,再请后坐喜床右面。女官先设金盆于喜床上矫埃,以圆盒盛子孙饽饽矫埃,进请帝、后同食矫埃,毕。福晋等请后梳妆上头矫埃,仍戴双喜如意。加添扁簪及富贵绒花矫埃,戴朝珠矫埃,行合卺宴饮交杯酒。并有结发侍卫夫妇在殿外唱交祝歌矫埃,毕。女官撤宴桌矫埃,福晋、命妇等请帝、后御龙凤喜床上面矫埃,向东南方行坐帐礼矫埃,毕。女官仍设金盆于喜床上矫埃,福晋等再请帝、后进长寿面矫埃,毕。礼成矫埃,遂退出宫云。同食“子孙饽饽”、“行合卺宴饮交杯酒”矫埃,又进“长寿面”之后矫埃,对于健康的少男少女来说矫埃,自然是温柔而甜蜜的花烛夜了。然而矫埃,溥仪却离开了那张“龙凤喜床”矫埃,那张位于高大宫殿圆柱后面、“日升月恒”匾额下面的大床矫埃,那张挂着“龙凤呈祥”刺绣大红缦帐的双人木床矫埃,回养心殿自己的卧室去了。溥仪羡慕西方生活方式矫埃,趁着大婚的机会矫埃,不久前特意托请上海亨达利钟表店的德国老板矫埃,向国外购置一套水晶家具陈设在养心殿他的单身卧室内。新婚第一夜矫埃,溥仪觉得还是回来欣赏这套水晶家具更舒适些。“被孤零零地扔在坤宁宫的婉容是什么心情?那个不满十四岁的文绣在想些什么?我连想也没有想到这些。”这是溥仪在四十年后自己写在回忆录里的话矫埃,似乎没有说得坦白。大清皇帝新婚初夜就逃离洞房这样的事可不简单矫埃,很快就捅到外界去了。传闻之一是有人故意制造新闻矫埃,他愣说皇帝让皇后给拒了矫埃,并非溥仪离去矫埃,而是婉容“闭关”。说婉容脾气不小矫埃,入宫头一天就和溥仪闹了一点儿小小的别扭。事情是这样的:按旧制矫埃,于大婚前一日入宫的淑妃矫埃,要在皇后降凤舆之际矫埃,亲率女官及秀女等在坤宁宫外行跪迎礼。可是矫埃,宣统皇帝对这种旧礼制颇不以为然矫埃,这位常常阅看新文化书籍的帝王矫埃,也多少受到人权平等说的熏染矫埃,认为后与妃虽有称谓之别矫埃,然而矫埃,究其实不过是二女共侍一夫矫埃,无须尊此卑彼矫埃,于是就宣旨免去了淑妃跪迎皇后之礼矫埃,不料这一来可惹了祸。此旨一传矫埃,皇后大为不怿。是日晚间矫埃,竟一怒而实施闭关主义矫埃,拒宣统无得入闺房。一个洞房花烛夜矫埃,竟独自一人冷冷清清过了一夜。宣统亦无可奈何矫埃,只得在养心殿宿了一夜。一对小夫妇矫埃,开场即演一出闹把戏的故事。这还不算矫埃,次日正值帝、后偕到太妃宫中朝见太妃之期矫埃,后竟执意不从矫埃,和宣统使起性子来了。遂令一对新夫妇竟乃郁郁寡欢闹到如今矫埃,此亦帝室大婚中之轶闻也。溥仪降旨免除淑妃跪迎之礼矫埃,新婚之夜皇后独眠矫埃,然而矫埃,这两件事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矫埃,上述说法姑且聊备一格。不过有一点则完全可以断言:曾受过“学堂”教育的婉容矫埃,是坚决主张一夫一妻制的。对此矫埃,当时的许多洋人都曾以赞美的口吻著文予以宣扬。在这种思想支配下矫埃,与其说她反对免除文绣的跪迎之礼矫埃,还不如干脆地说她反对册立文绣为妃。她不满意的并非是文绣的失礼矫埃,而是文绣这个人。后来矫埃,文绣离婚、婉容被贬矫埃,都从这儿看出了兆头。传闻之二则归咎于溥仪矫埃,说是小皇上闹着出宫留洋矫埃,故意不跟小皇后同房矫埃,以便让王公大臣们企图用婚姻圈住溥仪的计划落空。结果矫埃,害得皇后哭肿了双眼矫埃,跑到端康太妃面前告状。端康立即传谕命载涛进宫劝驾矫埃,作为清室宗人府宗令的载涛矫埃,也认为这是清皇族的一件大事矫埃,遂进谏说:“皇上即使将来出洋矫埃,也不能离开皇后。世界各国都没这个规矩。如果帝、后分居矫埃,报界会编造谣言矫埃,有损皇上威严矫埃,也不利今后的大事。”载涛还投其所好矫埃,说皇后从小在天津租界长大矫埃,见过大世面矫埃,懂英语矫埃,多谈谈断无坏处。溥仪尚能听劝矫埃,此后与婉容接触渐多矫埃,其实也不是夫妻间应有的接触。传闻之三更是非常滑稽的说法矫埃,竟以偶然性轻轻掩盖了一切。信修明在《老太监的回忆》一书中写道:“花烛之夜矫埃,值皇后月事矫埃,从此皇上不到中宫。皇后固然聪明伶俐矫埃,并百般逢迎矫埃,希望得到皇上的喜悦矫埃,但皇上终不住中宫。皇上自从大婚之后矫埃,不曾近女色矫埃,皇后、淑妃独宿寒宫。”传闻归传闻矫埃,它改变不了事实。难道婉容为了一件别扭事就把新郎官皇帝关在洞房外面么?难道溥仪为了出洋留学就必须把如花似玉的新娘皇后弃置一旁?难道碰上“月事”就永远不进洞房了么?其实这花烛冷夜的谜底本可以不揭自破的。六十多年后美国《新闻周刊》文化版主笔爱德华?贝尔先生矫埃,曾就此事进行了若干有关的采访矫埃,嗣后在《中国末代皇帝》一书中发表评论说:“也许要求一个永远被太监包围着的成年人矫埃,像一个十七岁的正常人那样表现出性成熟矫埃,是过高的期望。皇贵妃们也好矫埃,庄士敦本人也好矫埃,从没有在房事上给过他任何忠告。但事实上矫埃,即使是个毫无经验、娇生惯养的成年人矫埃,如果一切正常矫埃,不可能不为婉容惊人的美貌和性感激起性欲。推论当然是:溥仪要么是阳痿矫埃,性超乎寻常地不成熟;要么是早已意识到自己同性恋的倾向。”新婚第一夜过后的那个清晨矫埃,溥仪早早就被太监们送回坤宁宫东暖阁去了矫埃,因为还有一系列合乎满族风俗和萨满教要求的礼节必须践行。报上有详细报道:十四日早矫埃,内监执事人等俱在坤宁宫殿外伺候矫埃,福晋、命妇四人敬诣东暖阁皇上、皇后前矫埃,呈进果茶矫埃,毕。福晋、命妇率女官伺候皇后冠服矫埃,毕。出东暖阁矫埃,请皇后捧柴矫埃,由福晋等交结发萨满收存。捧柴毕矫埃,皇上御龙袍龙褂。内务府预设天地桌矫埃,陈设如意矫埃,供香烛、香斗、苹果于坤宁宫明殿内;北向设喜神桌矫埃,向东北方喜神方位如意供香烛香斗矫埃,与天地桌同矫埃,俱铺设拜褥。福晋、命妇四人矫埃,伺候皇上诣天地香案前上香矫埃,福晋等递香。皇上上香毕矫埃,同皇后向天地香案前行三跪九叩礼。次诣喜神桌上香矫埃,同行三跪九叩礼。行礼毕矫埃,皇上、皇后在东暖阁少坐矫埃,内监撤香案矫埃,另设灶君香供香炉案矫埃,请皇上、皇后同诣西案北案前行三跪九叩礼矫埃,次同诣灶君前上香行三跪九叩礼。内茶膳房预备团圆膳桌于坤宁宫殿门外矫埃,女官恭进膳桌。福晋等请皇上升东暖阁北床上居左矫埃,皇后升东暖阁北床上居右矫埃,平座矫埃,同进团圆膳矫埃,毕。女官撤膳桌矫埃,礼毕。对婉容来说矫埃,正式而隆重的礼仪活动是在这许多表面文章照做完成以后矫埃,于当天上午时许开始的。其时矫埃,婉容以皇后身份陪同溥仪前往寿皇殿矫埃,在列祖列宗圣容前拈香行礼。寿皇殿即乾隆时代在景山山后修建的几座宫殿矫埃,殿内供奉清朝历代皇帝和皇后的遗影遗物。妃子们的遗物摆不进来矫埃,她们活着时也没资格来此祭奠。婉容却独具殊荣矫埃,她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曾在这里进香祭祀的女性矫埃,倘若她死在清朝垮台之前矫埃,当然也有资格把遗容和遗物摆在这里。漱芳斋从上午时开戏矫埃,一直演到上灯时分矫埃,先后十二出矫埃,都是名角好戏。包括内外学的《跳灵官》(演分钟)、九阵风的《取金陵》(演分钟)、林颦卿的《嫦娥奔月》(演分钟)、周瑞安的《牛头山》(演分钟)、谭鑫培的《戏凤》(演分钟)、杨小楼的《状元印》(演分钟)、王又臣的《天水关》(演分钟)、俞振庭的《长坂坡》(演分钟)、侯俊山的《八大锤》(演分钟)、尚小云的《闹学》(演分钟)、余叔岩的《恶虎村》和《青石山》(共演分钟)。获赏入座的王公大臣有六十人之多。长在富贵家庭的婉容从小不但常跟大人们上戏院矫埃,还有堂会可观矫埃,自然成了戏迷矫埃,岂肯错过这样的好机会!然而矫埃,宫里有规矩矫埃,皇后和女眷们不准在男宾面前抛头露脸。据庄士敦说矫埃,婉容为首的女士们还是欣赏了紫禁城内自年为慈禧办六十大寿以来空前的喜庆场面矫埃,只是她们不得不有所躲藏矫埃,坐在男宾们“视线不能及的屏风和嵌板的后面”。年月日矫埃,大婚进入第三天。正午矫埃,溥仪在乾清宫大殿内升座接受臣下叩贺矫埃,有皇族王公、清朝遗老和尚在小朝廷内任职的官员近千人矫埃,在乾清宫前排班叩拜。这样正式而庄严的场合矫埃,皇后必须回避矫埃,因为大清王朝三百年间形成了这条“祖制”。然而矫埃,在一小时前举行的非正式的外国人招待会上矫埃,则出现了不为“祖制”所囿的情况:婉容第一次以皇后身份抛头露面了。现在尚无资料能够证明宫内的老人和新人们是怎么为这次招待会而妥协一致的矫埃,也不曾看到民国政府与清室就这次招待会进行磋商的文牍资料。可以肯定的是矫埃,强调了招待会的“非正式性”。为此矫埃,“皇帝没有登上宝座矫埃,他没有在设有宝座的宫殿里接见客人们矫埃,无论是他还是皇后也都没有坐着”。而出席招待会的外国人矫埃,尽管绝大多数人都是各自政府派往中华民国的正式使节矫埃,这回却仅以私人身份入宫签到。总管内务府大臣耆龄在该日日记中写道:“入直。午初矫埃,上升乾清宫西暖阁矫埃,同后见外交团矫埃,到者男女约二百人。”其时矫埃,婉容身穿满族旗袍矫埃,梳起高高的“两把头”矫埃,与穿戴龙袍皇冠的溥仪一起矫埃,在西暖阁的小套间里并肩站立矫埃,接受外国宾客一个接一个地入内鞠躬矫埃,时而和一两个人握手。陪同接见的除两名王公、两名大臣外矫埃,还有四位熟悉外宾、懂得英语的清朝遗老矫埃,负责向皇帝和皇后介绍外宾的姓名、身份。他们是梁敦彦、联芳、蔡廷干、庄士敦。外宾朝贺之后矫埃,溥仪还以英语致欢迎辞并祝酒。这一过程以及溥仪和婉容的仪态矫埃,在当时的英、美等国报纸上都有绘声绘色的报道。

      Tags: 中国历史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lishi/zgls/15962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article id="OrBqmp"></article>

      1. <figcaption id="OrBqmp"></figcaption>
      2. <h6 id="OrBqmp"></h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