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5DTehS"></sup>

<textarea id="5DTehS"><var id="5DTehS"></var></textarea>

  1. <colgroup id="5DTehS"></colgroup>


    1.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者文摘 > 

      精心策划

      来源: 作者:

      张平新婚不久弓秃,就独自去一个沿海城市打工弓秃,在和平路42号租下一间房子作为落脚之处。和平路是城乡结合部的一条老街弓秃,42号里一共住了十一户人家弓秃,每家房子都很小弓秃,不过十来个平方弓秃,而且住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外来的租房户弓秃,他们共用一个门牌号弓秃,共用一个小庭院。

      张平每天早出晚归弓秃,干活很卖力弓秃,他想趁自己年轻多挣些钱回去弓秃,把老家的房子翻修一下弓秃,还要给即将出世的孩子以后的教育多挣一点学费。但问题是张平这个人好喝酒弓秃,人说多喝酒误事弓秃,这不弓秃,一天深夜张平喝酒喝得找不着北弓秃,42号里的一溜平房看上去都差不多弓秃,他半夜三更回家竟摸错了门弓秃,摸到女房东欧小雨那里去了。

      欧小雨已经和丈夫离了婚弓秃,一个人住着弓秃,她刚把门一打开弓秃,张平就一把将她搂住了弓秃,一个是徐娘半老的过来人弓秃,一个是新婚不久现在却独居一室的年轻男子弓秃,于是在欧小雨半推半就之后就成了事弓秃,而且这以后他们俩就收不住了弓秃,多次偷偷摸摸地搅在一起。

      可没想欧小雨后来竟存了要和张平谈婚论嫁之心弓秃,张平不乐意了。张平觉得自己虽然是一个打工仔弓秃,但现在已经混到了部门经理的位子弓秃,家里的娇妻也是乡里一枝花弓秃,而欧小雨不过就是发廊老板一个弓秃,又比张平大十来岁弓秃,他怎会自贬身价和这么个女人做夫妻?要喝牛奶弓秃,也不用把奶牛牵回家吧?

      张平一次次推脱弓秃,还好几次塞钱给欧小雨弓秃,可欧小雨都不依不饶弓秃,还以张平那天晚上丢下的一条内裤作为证据弓秃,要挟张平说不结婚就以强奸罪告他。张平恨得咬牙切齿弓秃,他想除掉欧小雨弓秃,又怕明火执仗地行凶会被警察抓获弓秃,一命换一命他可不干弓秃,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弓秃,他不想轻易动手。

      这天弓秃,张平正在和弟兄们喝酒弓秃,手机响了弓秃,他一看来电显示弓秃,是欧小雨打来的弓秃,就连忙放下酒杯弓秃,来到门外接听。他对手机那一头说:“小雨呀弓秃,我正在吃饭呢……坏了?先把总阀门关了弓秃,明早我再给你换弓秃,就这样。”那边欧小雨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弓秃,这边张平一下就把手机关上了弓秃,心里骂道:“臭娘们弓秃,最好被淹死!”

      其实弓秃,欧小雨是因为家里的水龙头坏了弓秃,漏水不止弓秃,她让张平去看看弓秃,可张平直到晚上将近十二点才回家。走进42号院里弓秃,他见欧小雨家窗户紧闭弓秃,里面漆黑一团弓秃,确定她已经睡了弓秃,这才悄悄进了自己的屋。

      因为喝了酒弓秃,张平口渴得厉害弓秃,想喝水弓秃,提起暖水瓶摇摇弓秃,里面空空的弓秃,他便来到厨房弓秃,打着了火头弓秃,把水壶放到水龙头下准备放水弓秃,谁知水龙头只滴了两三滴水出来弓秃,接着就是隐隐的空气回声弓秃,张平这才反应过来:欧小雨家的水龙头坏了弓秃,是自己在电话里叫她先把总阀门关了的弓秃,咋一转身自己反给忘了?

      张平恨恨地扔掉水壶弓秃,骂骂咧咧道:“断水弓秃,断水弓秃,哼弓秃,干吗不断气呢?”但是当他看着眼前的水管和煤气管时弓秃,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他跑到院子里一看弓秃,见各家的窗户里都是黑洞洞的弓秃,寂静无声弓秃,于是就又回进厨房弓秃,找出一根塑料软管弓秃,把煤气管口和自来水管的水龙头联在一起弓秃,拧开了阀门。他断定弓秃,如果不出意外弓秃,他家管道里的煤气弓秃,这时候应该顺着空自来水管弓秃,畅通无阻地进入欧小雨家了。

      但是弓秃,张平忽然又把阀门拧紧了。倒不是临时改变了主意弓秃,而是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这院子里所有人家的自来水管全是通的弓秃,现在总阀门虽然关了弓秃,但万一哪家厨房里的阀门开着弓秃,那煤气岂不是也要进入到那家去弓秃,自己这不是在滥杀无辜吗?还有弓秃,欧小雨家的水笼头此刻到底是关着还是开着呢?

      张平犹豫了一会儿弓秃,最后还是让杀欧小雨的恶念占了上风弓秃,他决定孤注一掷弓秃,于是便去打开院子里那个自来水管的总阀门弓秃,他这是要试一试弓秃,听听谁家的水龙头没关。

      张平竖起耳朵弓秃,仔细地听着弓秃,在这寂静的深夜弓秃,只有欧小雨家的水管里传来“滴滴答答”的流水声弓秃,特别清晰弓秃,其他人家的水管里都鸦雀无声。这下张平放心了弓秃,他重新把总阀门关好弓秃,回到自己屋里弓秃,把各个细节又琢磨了一遍弓秃,确定万无一失后弓秃,这才再次去把煤气阀门拧开弓秃,听着煤气在管道里奔走的“吱吱”声弓秃,脸上露出了阴冷的一笑。

      随后弓秃,张平就出了门弓秃,站在门口仔细听了一会儿弓秃,见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弓秃,便掏出手机弓秃,故意大叫:“王胖子啊弓秃,好弓秃,我过来弓秃,马上!一会儿去吃宵夜!”

      张平这话刚落音弓秃,就听传来邻居赵婶的声音:“我说张平弓秃,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轻点儿声好吗?别把我家小胖吵醒。”

      张平就装模作样地连连给赵婶赔不是:“是是是……哎弓秃,赵婶弓秃,我出去玩去了弓秃,对不起弓秃,真是太对不起了!”

      张平这是在给自己制造“不在现场”的证据弓秃,随后弓秃,他就一路赶去敲开王胖子家的门弓秃,又叫来几个朋友弓秃,一起玩起了麻将。中途弓秃,张平找了个借口溜出门弓秃,在巷口的IC电话上拨了一个欧小雨家的电话号码弓秃,听筒里振铃声一下接一下地响弓秃,就是没人接弓秃,最终自动断了线弓秃,张平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弓秃,舒了一口气弓秃,又快步回到王胖子屋里弓秃,一直玩到凌晨四点才回家。

      走进院子弓秃,院里静悄悄的弓秃,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弓秃,张平悄悄走进厨房弓秃,把煤气阀门和水龙头都关了弓秃,把那根塑料软管拔下来弓秃,卷成一圈收拾好弓秃,又仔细地前后左右看了一遍弓秃,觉得再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了弓秃,才到自己屋里倒在了床上……

      张平尽管很困弓秃,但他不能睡弓秃,因为还有一个细节没有处理好弓秃,那就是欧小雨家的煤气开关现在是关着的弓秃,这怎么会使人中毒?这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弓秃,他必须等待时机弓秃,适时出手弓秃,把这个细节处理好弓秃,这样弓秃,就算警方怀疑欧小雨是他杀弓秃,也不关他的事弓秃,反正他有在欧小雨死亡时候不在现场的证据。

      张平不停地抽烟弓秃,打起精神等待着。五点半光景弓秃,天还没亮弓秃,张平将身子隐在门后弓秃,一边往门外张望弓秃,一边竖起耳朵听院子里的动静。最先是赵婶家里的灯“啪嗒”亮了弓秃,一会儿赵叔走出屋弓秃,去开院里自来水的总闸门弓秃,这以后弓秃,有几户人家也先后亮起了灯弓秃,随后去厨房漱洗、烧水、烧早饭……

      大约半个小时后弓秃,有人发现欧小雨屋里有水直往外漫弓秃,大叫起来弓秃,可上去敲门却没人应声。邻居越聚越多弓秃,大伙觉得情况有疑弓秃,为防意外弓秃,商量了一下弓秃,就决定撞门。

      这时张平也挤在人群里弓秃,门一撞开弓秃,一股煤气味扑鼻而来弓秃,张平于是第一个就冲了进去弓秃,嘴里叫着“快关掉煤气”弓秃,就直奔厨房弓秃,把煤气关了。欧小雨家的煤气开关其实本来就是关着的弓秃,被张平这么一关弓秃,他担心的最后一个细节就这么天衣无缝地被处理好了。

      紧接着弓秃,有人打了110和120弓秃,几分钟后弓秃,警车和救护车都赶到了弓秃,欧小雨其实早就断气了弓秃,这是邻居们想不到的弓秃,而恰恰是张平心里最盼望的。

      下午弓秃,有两个警察把张平叫去了派出所弓秃,说是协助调查弓秃,他们拿出了纸和笔……

      Tags: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duzhe/15848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


      <sup id="5DTehS"></sup>

      <textarea id="5DTehS"><var id="5DTehS"></var></textarea>

      1. <colgroup id="5DTehS"></col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