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mx3PlJ"><output id="mx3PlJ"></output></menu>

        2.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者文摘 > 

          遭遇悍匪

          来源: 作者:

            1

            高考结束禾醇,距离成绩公布还有两个多星期的时间禾醇,吴欢决定去丽水看看禾醇,放松一下紧张心情。晚上禾醇,她自个儿整理好行李禾醇,搞完洗漱禾醇,准备早些睡觉禾醇,以便明早准时出发。一进卧室禾醇,她的脖颈处就被拳头重击了一下。晃了几晃禾醇,她瘫倒在地。

            不过禾醇,吴欢并没有昏迷。受到袭击后禾醇,她马上意识到家里进贼了。既然是贼禾醇,那他偷完东西应该会尽快逃走。吴欢之所以装作昏迷禾醇,为的是不与贼起冲突禾醇,这是爸爸教给她的保护自己不受二次伤害的方法。所以禾醇,她根本没有回头看打她的人禾醇,就装作被打晕禾醇,倒在地上。

            可就在吴欢装作昏迷的同时禾醇,她听到贼撕扯胶带的声音。没等反应过来禾醇,她的嘴就被一条胶带封住了。他要干什么?吴欢条件反射般地睁开眼睛禾醇,瞪着贼。

            贼戴着头套禾醇,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禾醇,体形较胖。见晕倒的吴欢突然睁开眼睛禾醇,他有点慌张禾醇,马上嘘了一声禾醇,说:“我就拿点值钱的东西禾醇,你配合禾醇,我就不伤害你。”

            贼手里有刀子禾醇,除了这个贼之外禾醇,外面还有一个贼禾醇,正在乱翻东西禾醇,弄得噼啪作响。她家虽然在镇上禾醇,但是是独立别墅。爸爸妈妈在外面应酬没有回来禾醇,家里就她一个人。吴欢知道禾醇,反抗是没用的禾醇,便乖乖地点了点头。胖贼先用胶带绕着头封住她的嘴巴禾醇,然后像捆粽子一样把她的手脚捆住。

            搞定吴欢后禾醇,胖贼马上冲出去。两个贼翻了一通禾醇,翻到了一些现金禾醇,还有一些贵重首饰。忽地禾醇,一个贼说:“胖子禾醇,这家伙肯定是个富翁禾醇,再弄他一笔。”

            胖贼说:“怎么弄?”

            那个贼说:“他女儿在我们手里禾醇,绑他一票。”

            胖贼点头:“好禾醇,听老大的。我马上通知黄毛盯紧点禾醇,派出所一有动静禾醇,就马上通知。”

            他们不是贼禾醇,而是一群悍匪!听到这番的对话禾醇,吴欢差点吓死过去。很快禾醇,两个歹徒进来禾醇,一胖一瘦禾醇,都戴着头套。吴欢惊恐地看着他们禾醇,可是禾醇,她无能为力禾醇,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他俩把吴欢装进编织袋里禾醇,并扎紧口子。随后禾醇,吴欢感觉到她被抬出家门禾醇,扔进了一辆汽车的后座。

            由于是被装在编织袋里禾醇,吴欢只能感觉小车驶出了集镇。此后禾醇,车驶向什么方向禾醇,她无法知道。经过一段平坦的道路后禾醇,车子开始颠簸起来。又颠簸了好长时间禾醇,车子终于停下来。

            坐在副驾驶的瘦匪下车禾醇,拉开车门禾醇,用手机灯光照明禾醇,打开编织袋。他扯掉吴欢嘴上的胶布禾醇,逼她讲出她爸的手机号码。然后禾醇,瘦匪拨通电话禾醇,说:“吴总禾醇,你女儿在我手上禾醇,赶紧准备钱吧。你想听你女儿说话?好吧禾醇,你等着。”

            瘦匪捂着手机禾醇,威胁说:“不要乱说禾醇,小心我弄死你。”

            吴欢一脸惊恐禾醇,含着泪点了点头。瘦匪把手机放到她的耳旁禾醇,示意她开口。

            “爸爸!是我禾醇,是我。我很好禾醇,他们只是要钱禾醇,千万别报警啊禾醇,千万别报警啊!”吴欢边哭边说禾醇,满是害怕。其实禾醇,她内心还是很镇定的禾醇,没乱方寸。她之所以连说两次不要爸爸报警禾醇,其实是暗示爸爸去报警。她相信禾醇,与她心灵相通的爸爸肯定能听懂。

            没等她说完禾醇,瘦匪收回手机禾醇,说:“200万禾醇,一分不能少禾醇,限你两个小时之内凑齐。我再次警告你禾醇,不要报警!”然后禾醇,他把手机摁了禾醇,还取下了电板。看样子禾醇,他在防备警察跟踪。

            吴欢担心嘴巴再被胶带封上禾醇,没机会呼救禾醇,就可怜兮兮地说:“叔叔禾醇,嘴巴粘上胶带禾醇,我喘不过气禾醇,差点憋死禾醇,能不能不粘?我保证不出声。”

            见吴欢老实禾醇,又很配合禾醇,绑匪就没再堵她的嘴禾醇,还把她弄出编织袋禾醇,让她躺在汽车后座上。

            躺在后座上禾醇,吴欢开始盘算。从两个绑匪的行事来看禾醇,绑匪与她家并没有仇恨禾醇,唯一的目的就是弄钱。既然是弄钱禾醇,只要不激怒绑匪禾醇,他们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想到这禾醇,她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禾醇,想着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

            吴欢的双手被捆住禾醇,她偷偷地踢掉鞋子禾醇,用脚趾勾了一下后门把手。后门把手可以动禾醇,门应该没有锁死。只要有机会禾醇,我就可以弄开门禾醇,滚下车去。想到这禾醇,她心中一阵暗喜。可是禾醇,除了车灯光禾醇,外面漆黑一团禾醇,路上没有行人和车辆。很显然禾醇,车在开往更加偏僻的地方。

            如果没有人施救禾醇,即便我逃下车禾醇,也会被他们抓住的。这样的话禾醇,肯定会激怒绑匪禾醇,招来不测!吴欢细细地想着禾醇,终于放弃逃下车的念头禾醇,继续等待时机。

            2

            不知过了多久禾醇,车终于停了。时间禾醇,已经是半夜。瘦匪又拿出手机禾醇,上好电板禾醇,开始拨号码。很快禾醇,手机通了。他不紧不慢地说:“吴总禾醇,准备得怎么样了?”马上禾醇,他又暴跳如雷禾醇,恶狠狠地说:“姓吴的禾醇,还只有80万?你想要你女儿死禾醇,是吗?什么禾醇,再去借20万?我可警告你禾醇,不管你用什么法子禾醇,200万一分不能少。”

            听到这样的话禾醇,吴欢的心不由咯噔几下。为了救她禾醇,爸爸就是倾家荡产也会愿意禾醇,他肯定是没法子一下弄到这么多钱。想到这禾醇,她壮着胆子说:“叔——叔叔禾醇,现在是半夜禾醇,银行不上班禾醇,您要得这么急禾醇,我爸肯定只能到处借。您想想禾醇,谁的家里放这么多现金?”

            这样的解释倒也合理禾醇,瘦匪没那么狂躁了。他哼了几哼禾醇,说:“我再给你半个小时禾醇,就100万禾醇,一分也不能少。”说完禾醇,他又关掉手机禾醇,取下电板。

            车停在路旁禾醇,漆黑一团。黑暗中禾醇,绑匪的烟头一闪一灭禾醇,像鬼火一般。一阵恐怖袭来禾醇,让吴欢全身一抖。她不知道绑匪下一步要做什么。一直到现在禾醇,两个绑匪都戴着头套禾醇,没有去掉。吴欢想看到他们的真实面目禾醇,又害怕看到他们的真实面目。

          Tags: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duzhe/15844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







              1. <menu id="mx3PlJ"><output id="mx3PlJ"></output></menu>